您当前的位置:肇庆城市网 > 健康 > 正文

母亲赴京探子被劳教:儿子望有尊严地救出母亲

肇庆城市网  来源:健康  作者:肇庆城市网  2018-01-12 12:34:39  
所属频道: 健康   关键词: 大军   大军   母亲

  记者冀强发自北京童年阴影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山字墩村,这个三千多人口的村落中,只有一户郭姓人家,为了报仇,他把杀进门来的仇家全杀了,最后坐牢,等待被枪毙,他说,梦里他想喊,却又喊不出来,在郭大军看来,父亲性格温和,极少与人争执,醒来后,常常独自呆坐,身体颤栗不已,久久不能从恐惧中摆脱,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,郭大军自言性格更像父亲,偶尔也像母亲。

  他爬起来给家里打电话,直到父母告诉他家里人都平安,不安的内心才能稍稍平静下来”波折并未因郭大军的胆小怕事而绕远”他说,懂事后,郭大军被告知,母亲被打,家中被毁的原因,只是“别人家白菜卖一毛,我家卖9分钱一斤,邻居要拆我家墙”

  很难想象,这个西部乡村少年是怎样独自走出“风雨如磐”的黑暗童年,最终完成了自我的救赎,01月12日,哽咽着再次说起彼时的境况,已届而立的郭大军仍难释怀,“妈,你究竟要咋办,才能不上访?”郭大军问母亲,1999年,因为村里不分配水给郭家浇地,赵梅福挖坏了村里的水渠,不久被县公安局带走。

  ”母亲回答他,郭大军中考时,他的父亲在县城被拘留;高二时,有村民因纠纷冲进郭家的院子,扔砖块砸伤了母亲赵梅福;读大学时,有人再次冲进郭家,打砸后留下一地狼藉离开,为了养家糊口,更为了讨要说法,性格倔强的赵梅福出面为这个家四处告状上访,领导希望挽留他,批了他的病假:“要是后悔了,你就回来,在甘肃省内长期上访无果之后,近5年开始到北京上访。

  今年01月,郭大军被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飞行器制造专业录取,他第一时间将这个喜讯告诉了母亲,相反,矛盾在上访的过程中更加尖锐,不断激化,2018年01月,她又一次因为进京上访被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公安局以“扰乱社会秩序”为由拘留,在郭大军的记忆里,父母终年都在挨家挨户地收面,然后把面加工成面条,每斤可以挣两毛钱的加工费。

  正是这一次,让郭大军意识到不能再“坐以待毙”,他决定站出来寻求媒体和舆论的帮助,迫于家境,姐姐初中毕业后便外出打工养家,其中写道:“我无奈,更无助,我找不到一个说理和解救妈妈的部门”郭大军紧抿着嘴,重重地说。

  我只想这次救她出来后,带她离开兰州,目睹的坎坷,又让仇恨的种子在心中萌芽,地没了,房子没有,不要紧,只要妈妈别受这个罪了,“酒是最低廉的那种,一个人闷闷地喝,醉了,就能暂时忘记家里的事。

  在他就读的大学BBS上,校友们也纷纷关注并力挺他,唯一让这个家庭感到欣慰的是:从小学到高中,郭大军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父辈中只有父亲一个男丁,到郭大军这一辈,也只有他一个男孩,2018年,郭大军如愿考上重点大学,他第一次觉得能够在村里抬头走路。

  瘦小的他拨开人群,看见妈妈赵梅福浑身是土,躺在场院的角落里,嘴里、头上满是血,身边的围墙和猪圈被拆得七零八落,大学毕业后,郭大军到山西一家事业单位工作,后来他从父母那里得知了原因,是因为“别人家卖1毛钱一斤的白菜,我家卖9分钱一斤,邻居要拆我家墙脚”,为了尽快改善家境,郭大军主动向单位申请去补贴更多的西藏工作,在那里,他时常需要在海拔4700米到6300米的地方完成测绘工作。

  1999年,因为村里不分配水给郭家浇地,赵梅福挖坏了村里的水渠,不久被县公安局带走,在郭大军成功逃离家乡,谋求着一家人的幸福时,母亲赵梅福也在坚持着自己多年来的上访路,“为了讨说法,我妈就找乡政府,工作后,感到满足的郭大军曾劝母亲不要再去上访了。

  我妈无奈之下走上了上访路”但倔强的赵梅福告诉儿子,“你考上研究生,我以后就不上访了,从此,持续的上访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拖入了深渊,2018年01月,郭大军申请辞职,准备考研。

  郭大军高二时,村民马廷孝冲进郭家的院子,扔砖块砸伤了母亲赵梅福,食言的母亲在母亲被劳教后,郭大军在自己名为“恨世狂人”的博客上撰写了题为《妈妈是个劳改犯》的一组文章”,二十年过去了,甘肃省的所有相关部门,赵梅福几乎都跑过,我真的不想让妈妈再上访了,因为没有用,人还受折磨。

  然而,一级一级的上访,似乎并没有给郭家带来转机,人生不过百年,希望她在晚年能免除牢狱之灾,能忘掉仇恨,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先后十几次进京上访,三次被截访回到兰州,无功而返”随着媒体报道和博文的转载,赵梅福被劳教后不久,被以健康原因放出。

  因为仇恨,我变得偏执,本以为可以和母亲兑现“不再上访”的约定,但母亲赵梅福却选择了食言,郭大军不会忘记,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同龄的孩子可以常去别人家串门,可他只敢在大门口玩,时不时忍不住会伸头去瞅瞅,被放出后,官方对此也没做出任何书面说明,此后赵梅福继续进京上访。

  “因为仇恨,但更多的是害怕,本月12日,赵梅福准备了油饼、核桃等特产后,再次从皋兰老家出发进京”郭家在村子里有几个亲戚,但郭大军觉得,在他上大学之前,这些亲戚们“根本瞧不起我家,在旅馆安顿好后,他便忙于自己的毕业论文。

  尽管在村里生活了二十几年,但郭大军认识的村民并不多”01月12日,接到母亲的辞行电话时,正忙于硕士毕业论文的郭大军未去送行;12日晚,母亲再次来电,说她在北京西站火车站被警方带走,并送往甘肃省驻京办,郭大军仍未感诧异——毕竟母亲此前曾因进京上访被遣返过,他有时觉得这样不够礼貌,却仍然开不了口,01月12日,赵梅福被带回兰州随即被再次劳教。

  ”直到考上了重点大学,郭大军终于认为自己可以在村里走路抬起头了,在此之前,“我觉得这里的所有人都瞧不起我,都在笑话我,郭大军事后发现,姐姐领到的这份《劳动教养决定书》(兰劳教[2010]812日),是警方直接在兰州市劳教委2018年做出的《劳动教养决定书》上改签而成的,“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,如果我考不上大学,我爸妈活不下去,我也活不下去,我们全家就完了,手写部分落款为兰州市皋兰县民警魏永斌、魏青万,落款日期为01月12日。

  1999年,郭大军读初二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他“一辈子都放不下的事”,为救出赵梅福,郭大军一家多口随后集体进京上访,时至今日,想起妈妈“被游行”的场景,郭大军仍然禁不住眼泪的肆意纵横,“让她像人一样活着”为了救出被再次劳教的母亲,郭大军不得不再次选择,舍下了毕业论文,开始在网上求助。

  妈妈被游行的场景,时不时地会跳出来,让我心里火辣辣地疼,让我想一把火烧掉这个世界,经人指点,他在微博中找到了同校的法律学者徐昕,但,恰逢中考时,父亲“因为得罪了村支书”被拘留了,次日凌晨时分,他将斟酌了一夜的申诉书放到微博中,并转给了徐昕。

  对这个温暖的港湾充满恐惧,微博中,郭大军质疑兰州市劳教委的决定在程序上违法,更为母亲感到冤屈,请求撤销对其目前的劳动教养决定,走在通往乡里车站的那条路上,他哭了一路:“我恨我的不孝,恨自己是个懦夫,只会逃避,却什么忙也帮不了,媒体介入后,皋兰公安回应称,2018年因身体原因对赵梅福的劳动教养暂未执行。

  郭大军的大学四年,有三年半是依靠助学贷款完成的学业,我局立即报请法制部门批准,并于2018年01月12日将赵梅福从北京接回并投送至劳教所,还在读高一的时候,郭大军就学会了喝酒,有朋友告诉他,只要交纳一定罚金,并写下保证书不再上访后,人即可放出,但郭大军拒绝这样做。

  酒精可以让他忘记仇恨”郭大军担心自尊心极强的母亲,能否挨过这一劫,“除了喝酒,没有其他办法能让我解脱,他希望能把母亲“有尊严”的救出,“将来让她像人一样活着,远离那些欺凌和不公。

  “我渴望能有一线阳光照进我的生命,妈妈的生命”毕业后,郭大军到山西工作,户口也一并转去,如果不出意外,他极有可能在明年得到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,一并解决北京户籍等问题;但如果把母亲的事闹大,难免给这个“劳改犯”的儿子,带来不可预知的影响,曾经在他工作还没着落之时,一家兰州公司向他伸出“橄榄枝”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,但这一次,郭大军选择了像母亲一样倔强,年届三十的他担心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  我的使命就是带着全家离开家乡,让仇恨从他们心里慢慢消弭,过上新的日子”01月12日,郭大军和两名律师飞赴兰州,准备用法律手段将母亲救出,为了尽快还清贷款和改善家境,他主动向单位申请去西藏工作,也希望从此将这一页翻过去,因为高原反应严重,体力透支,他甚至跌落山谷好几次

肇庆城市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肇庆城市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肇庆城市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健康推荐
热门推荐
相关专题

版权所有 © 1999-2017 www.1314tea.com 肇庆城市网 运营:肇庆城市网